东方彩票

2019-04-06 07:12

   原标题:接近尾声的脱欧“宫斗剧”

   马晓霖(博联社总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4月12日,是欧盟给英国是否脱离和如何脱离留出的新窗口,尽管此前已超过3月29日脱欧的旧门槛。英国脱欧折腾数年,不仅令英国上下伤心,令欧盟难耐其烦,也令世人感到厌倦。尽管如此,英国如何脱欧毕竟是一件大事,观察家们还得耐心看完这场枯燥的“宫斗剧”,而且还得理解其内在逻辑和现实意义。

   3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向英国发出最后通牒:如果英国议会未能在4月12日前批准脱欧协议,欧盟不会同意让英国继续延期脱欧。容克称,英国在新期限到来前出现无协议脱欧的情形越来越有可能,尽管“此非我愿,但我已确保欧盟做好了准备。”他警告英国说,如果这一最坏情况发生,欧盟将为重启欧英新贸易关系谈判并设定明确条件。

   欧盟显然已被英国内部宫斗和对外双簧大戏折腾得不轻,耐心逐步透支殆尽,而最近民调显示多数民众支持维护欧盟团结,疑欧主义声音已走向低潮,这都强化了欧盟对英谈判底气。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2日呼吁欧盟领导人对英国保持耐心,但是,欧盟官员认为这种耐心也是有限的,4月12日便是为英国兜底的最后一道底线。法国总统马克龙同日表示,欧盟绝不继续充当英国脱欧危机的“人质”,如果4月10日前还拿不出可信的替代计划,英国“将事实上自行选择了无协议”脱欧。

   欧盟上述表态均为对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再求宽限呼吁的回应。2日晚,特蕾莎·梅结束7小时内阁会议后发表简短声明,称将申请进一步推迟脱欧期限,以便与工党寻求妥协,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脱欧协议,进而在议会获得足够赞成票,并在4月10日的布鲁塞尔欧盟峰会上提交各成员国领导人讨论和批准。特蕾莎·梅说,她的延期目标不会超过5月22日,即确保英国不再参加欧盟议会选举。

   特蕾莎·梅向工党示好表明,一退再退已无退路后,她被迫向工党做出让步以求避免无协议的脱欧硬着陆而实现达成协议的软着陆,一旦实现英欧“协议离婚”,双方还将保持比较密切的关系。欧盟不再让步的坚决态度,英国内部碎片化的立场,使“孤家寡人”的特蕾莎·梅最后一搏,冒着保守党进一步分裂、更多党员造反的风险而向最大反对党妥协,因为她在危机中也看到了新机遇。

   4月1日,英国议会再次否决内阁提出的全部4项脱欧替代方案。此前,议会已3次否决相关选择,包括上周否决各党派提出的8项替代动议。本周议会投票让特蕾莎·梅看到一丝光亮的是,保守派议员肯尼斯·克拉克要求制定英国法以便使英欧维持关税同盟,该方案虽被否决,但它距获得多数赞成仅差3票,堪称最接近胜利的一个方案。

   正因为如此,特蕾莎·梅不顾党内已严重分裂的局面,准备拉拢工党并满足其主张留在欧盟关税同盟的要求。特蕾莎·梅一直承诺退出欧盟关税同盟与欧洲共同市场,并确保北爱尔兰边境可以在英国脱欧后与欧盟继续保持自由贸易关系。这一被称为“挈克斯计划”的折中方案遭到保守党内强脱派、净脱派、纯脱派的反对,导致大量阁员辞职并在议会反水。

   英国当年加入欧盟就曾犹豫再三,如今撤离欧盟更加不易。英欧分家好比没有太多负担与思想准备的一场激情婚姻,经过几十年共同生活后发现,双方已拥有共同财产、共同儿女、共同命运乃至割舍不断的亲情,打断骨头连着筋,抽刀断水水更流。尽管也许还有第二次公投决定英国是否脱欧的可能,但是,英欧分家似乎已无可挽回。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和西班牙等已着手重建英欧脱离后的边境和海关,迎接这场漫长离婚案的水落石出。

   英国脱欧危机烽烟四起,搅得各方纷乱不已,俨然一场不见硝烟和流血的欧陆大战。特蕾莎·梅以其瘦弱身影独自冲锋陷阵,甚至不惜牺牲个人政治前途而苦撑危局,以至于有人惊呼“英伦无一是男儿”,对这位铁娘子给予无限同情。然而,脱欧主张是保守党一力发起并促成公投而发展到今天,作为保守党党魁,完成脱欧责无旁贷,而个中甘苦也只能由特蕾莎·梅和保守党人咀嚼回味。

   英国脱欧之难超出人们预料,但又是当下英国社会真实写照。入欧前的英国人与退欧前的英国人,际遇与心境乃至对未来的期许早已大为不同,国家利益、党派利益、地方利益、族群利益乃至从政治家到普通公民的个人利益,全部卷入这场博弈,众声喧哗、众口难调在所难免,何况众望所归从来不是这个国家的传统。

   此外,脱欧之难也让世人见证了英国政治体制的完备与复杂。源远流长的议会政治、多元党争和公民社会形成了稳定而繁琐的分权制衡决策机制和运行体系,加剧了脱欧的程序性、复杂性,但是,也增强了事关国家与个人命运决策过程的透明性与公正性,避免和降低了系统性风险,即使不能做到脱欧利益最大化,至少也会减免匆忙退出的潜在和长远损失。

责编:李林芝
分享:

推荐阅读